<dl id="zk7tj"><menu id="zk7tj"></menu></dl><div id="zk7tj"><tr id="zk7tj"></tr></div>

    <em id="zk7tj"></em>
    <sup id="zk7tj"></sup>

      <div id="zk7tj"><ol id="zk7tj"></ol></div>
        有機菜網提供有機蔬菜配送、有機蔬菜種植技術!

        有機蔬菜網,綠色蔬菜,無公害蔬菜,有機蔬菜種植技術,無公害蔬菜基地

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蔬菜食譜 > 做菜日志 >

        官場小說:基層女公務員和市委書記的那些秘密完本

        有機菜網 時間:2014-09-21 05:06來源:未知有機蔬菜 作者:wuxi
        那一年發生了兩件大事,第一件事是事業單位機構改革,第二件事是魯通宏失戀了。 早在1999年鄉鎮合并的時候就開始了事業單位的改革,那時的競爭上崗并不殘酷,改革的制度也不嚴格
         
        那一年發生了兩件大事,第一件事是事業單位機構改革,第二件事是魯通宏失戀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   早在1999年鄉鎮合并的時候就開始了事業單位的改革,那時的競爭上崗并不殘酷,改革的制度也不嚴格,更談不上規范,只是在本鄉鎮本單位參加考試,結合綜合考核,排好名次,最后兩名待崗,待崗期間每月發兩百元到四百元不等的生活費,滿一年后繼續參加下一年的競爭上崗。這樣的改革只進行了兩次,到了第三年,也就是2002年就沒有再繼續下去,而上一年待崗的人員也重新上了崗。一直到2002年,機構臃腫、經費不足已經成為一個很顯著、很需要解決的問題,這種現象在事業單位表現得尤為突出,所以寶山縣委縣政府下了決心將事業單位機構改革進行到底。這一次的改革是動真格的,全縣十九個鄉鎮的事業單位人員一共有629名在編人員,經過研究,決定只留百分之三十,也就是190人不到。這在全縣引起了軒然大波,報怨政策的殘酷,但胳膊扭不過大腿,既然縣委已經決定了,只有積極學習,參與考試。這一次一共提供了七個職位,分別是農經站、農技站、村建所、計生站、勞保站、獸醫站和會統計職位。魯通宏的編制在企管站,早在兩年前企管站便與農經站合成了一家,他了解過,農經站在全縣一共有一百三十多人,而留下來的只有四十人左右,競爭用殘酷、激烈來形容絕對不夸張。魯通宏考慮了很久,決定競爭會計這個職位,雖然競爭也很激烈,但全縣十九個鄉鎮六個單位就有一百一十四個名額,比起報考農經站的職位,競爭要小了許多。魯通宏沒干過會計,不過在去年的時候通過考試拿到了會計叢業資格證書,還是有一定的會計基礎的。聽人說過現在有不少單位的會計年紀都大了,雖然業務上很熟練,但是理論考試上就不是年輕人的對手,魯通宏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。事實也證明了他的選擇至少是沒錯的,稍有意外的是參加農經站競爭的人數居然也不多,有不少年紀大一些的選擇了提前退休,這樣也少了不少競爭對手,也就是說無論他參加會計的考試還是農經站的考試,上崗都不成問題。只是他考出來的成績在中等,處于全縣二十幾名,但是在他所工作的高橋鎮排在了第八名。根據縣委出臺的政策,考試的成績在本鄉鎮編制之內原則上是留在本鄉鎮的,比如某單位是六個編制,只有本鄉鎮的前六名才可以留下,其余的則要參加縣委統一的選崗會,根據成績的高低,成績高者有優先選擇權,可以選到自己比較想去的鄉鎮。魯通宏的成績是高橋鎮第八名,理所當然要參加選崗會,這意味著他將不能留在熟悉的高橋鎮工作。高橋鎮的條件不錯,各項工作尤其是財政收入在寶山縣的十九個鄉鎮中都排在三甲之內,所以各方面的待遇不錯,相比于其他鄉鎮來說,每年都可以多拿一萬多元的福利,不過魯通宏對已經工作兩年的高橋鎮一點留念也沒有,反而有些迫不及待地想離開。一個月前,他剛剛和女朋友葛晶分了手,這里便成了他的傷心地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  
         
            高橋農經站一共十一人,只有六個編制,除了魯通宏以外,還有四個人也要參加選崗,在選崗會的前一晚,單位為他們餞行。這一晚,魯通宏喝了很多酒,他想把自己灌醉,可是那酒卻像是水一樣,怎么喝也不醉,等一桌喝了八瓶,魯通宏才稍稍有了些醉意,在半醉半醒之間,魯通宏想起了前女友葛晶,不過酒桌上絡驛不絕的敬酒很緊湊,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去回味。又喝了三瓶白酒,干掉了兩箱啤酒,酒席才散,已經快十點了,走出飯店,魯通宏回頭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鎮政府,那是他工作的地方,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,可是在這驀然回首之間,這幢大樓忽然變得非常陌生,這讓他想起了讀初中的時候。初二的時候他留了一級,當他走出班級的時候,心情與現在差不多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   十月的夜晚已經有些涼,他拒絕了同事開車送他回家,自己走在已經不知道走過多少次的水泥路上,走了一陣子,酒勁上涌,天旋地轉,魯通宏今晚至少喝了一斤半,再加上啤茶的沖擊,魯通宏覺得舌根有些發硬,嘴巴一張,黃的白的全都出來了。靠在湖邊地垂柳嘔了一陣,直到把胃里吐得空空的,這才罷了口。魯通宏晃晃悠悠又走了幾步,全身發軟,干脆一坐到草地上,遠處有一對情侶緊緊依偎在一起,情到濃處動手動腳,這讓魯通宏很是不爽,大喝一聲“干什么的”,把那對小鴛鴦嚇得作鳥獸散,魯通宏這才快意地長笑幾聲,笑到后面,那聲音分明帶著了些哭腔,就像是受傷的狼在嗥叫。 (有機菜網 www.ckcs.tw 責任編輯:5511)
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欄目列表
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足球大赢家实战版

        <dl id="zk7tj"><menu id="zk7tj"></menu></dl><div id="zk7tj"><tr id="zk7tj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zk7tj"></em>
          <sup id="zk7tj"></sup>

            <div id="zk7tj"><ol id="zk7tj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zk7tj"><menu id="zk7tj"></menu></dl><div id="zk7tj"><tr id="zk7tj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zk7tj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zk7tj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zk7tj"><ol id="zk7tj"></ol></div>